标题: [只属于我的妈妈](全本完整版)[作者:梦想妈妈]
mimi





UID 3341226
精华 67
积分 1481321
帖子 33641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21-12-3 09:21 资料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只属于我的妈妈](全本完整版)[作者:梦想妈妈]

[小说名称]:只属于我的妈妈
[文件大小]:332KB
[小说作者]:梦想妈妈
[节选预览]:

  慕雨兰又吃醋了,她也要和儿子一起睡觉。

  这一夜我是痛苦的,不知道母亲是个什么想法,才八点钟外面天刚黑就催着
我上床睡觉,上了床以后俩人大眼瞪小眼,呼吸顿时都急促了起来。

  母亲突然伸出了手,摸向我下身,我的肉棒今天倒是守规矩,相当给我争气,
居然没有提前勃起发硬,避免被母亲摸到时的很多尴尬。

  但是我发现母亲不仅是简单的摸我肉棒那么简单,她是一把抓住,软的、还
没发硬的肉棒隔着睡裤、内裤被她的软嫩小手捏在手里,顿时有了勃起的意思。

  「妈……」我倒吸一口凉气,搞不清楚母亲的想法,想要劝她松手,但是这
种感觉又太爽,我实在是不想开口劝阻。

  母亲调皮的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千娇百媚,满含情意,她是一点也不闲着,
居然开始扒我的裤子。

  睡裤、内裤都被扒下,母亲就要伸手去直接触碰我的肉棒,我连忙伸手阻止,
母亲直接拍开我我的手,一把将我的肉棒抓在手里。

  我的肉棒今天哪怕是再争气、再守规矩,遭到这样的挑逗,在我情欲开始旺
盛的促使下,也是开始勃起、发硬、变粗、变长,更是滚烫无比,上面青筋暴起,
像是一条狰狞无比的巨龙。

  可就是这样一条巨龙,在母亲那娇嫩柔弱的手里被肆意把玩着,每次揉捏、
摩擦带给我的,都是无与伦比、难以想象的快感。

  我看着母亲,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又不想就这样停止,想要让她继续
下去。

  母亲也是拍了我完全勃起以后的肉棒一下,骂道:「坏东西。」

  说完又用小手握住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抚摸着我的睾丸,握住肉棒的手上下
撸动,更是让我知道母亲想做什么,她居然是想要为我打飞机。

  我万没想到母亲敢做出如此出格、大胆的事情,心底越发兴奋,肉棒受到刺
激又膨胀几分,母亲单纯一只小手都握不住,只能将玩弄睾丸的那只手也腾出来
双管齐下。

  只是母亲的干撸,让我感觉有些疼痛,连忙叫停道:「妈,要不像上次那样
接点温水在上面润湿一下,或者借你一点口水用一下。」

  母亲听后娇媚的看我一眼,居然把手伸进了她的下身,也就是双腿之间的蜜
穴,母亲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下面也流水了吗,是因为给我撸管的刺激吗。

  母亲将手再伸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沾满晶莹的液体,随着母亲用手再次握
住我的肉棒,我顿时感觉一阵滑腻之感,顿觉升天般的心满意足。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比母亲双手沾染着她蜜穴溢出来的淫液给我撸
管,相比起来还要更爽快的事情呢。

  在我看来,估计也就只有我亲身插入母亲的蜜穴能与之相比了吧。

  没曾想到这次险些与母亲断绝关系,风险虽然很大,但是最终收获也很大,
母亲终于正式接受与我之间的感情,两人之间的关系不再是母子,开始变为情侣。

  母亲给我撸了五分多钟,随着我喉咙传出啊啊的爽快声音,精液也随之喷射
出来,就这样又一次射在蹲在我身前为我撸管的母亲脸上。

  她不仅不闪不躲,居然还极为诱惑般的伸出舌头在嘴唇周围舔了一圈,将这
部分精液吃了下去,才将脸上其余部分的用纸巾擦掉,我顿时难忍情绪,想要抱
住面前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

  不过我提前跟她说了一下,以免她以为我又精虫上脑想要直接插入什么的,
母亲应允之后,我直接抱住她吻了上去。

  母亲连忙推开我道:「别,刚吃了你的精液,脏……」

  我又怎么会因此嫌弃母亲呢,对她说道:「你吃我的精液都不嫌脏,我又怎
么会嫌你脏呢,还记得上次你揉臀高潮我吃你的淫水然后亲你吗,当时你不是也
没有嫌脏吗。」

  母亲觉得我说的在理,随即就毫无顾忌的与我亲吻起来,今晚母亲显然是彻
底放开了,不然也不会给我做出撸管这样的事情。

  母亲如今把我当成了丈夫,但是很显然,她还没有彻底做好成为我妻子的准
备,只肯为我做撸管这种事情,肏穴还是想都别想的。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不用真实肏穴,也能让我们母子俩感受到性交做爱
体验的办法,我连忙对着母亲说道:

  「妈,你把两条腿合拢夹紧试试。」母亲听到我的话虽然疑惑我在想什么,
但也还是如约照做。

  我本来想的是母亲把两条腿夹紧借此模拟蜜穴阴道进行性爱,结果发现难以
做到,母亲终究是生育过的,难以夹紧双腿,双腿间有一道较宽缝隙。

  不过当我让母亲尝试性把双腿交叉时,发现通过交叉双腿,母亲双腿间的肉
紧紧挤在一起,再也没有一丝缝隙,我把肉棒插入其中,只感觉很紧致柔软与舒
适。

  母亲看着这一幕,脸色绯红,也是没想到我能想到这种玩法,不过还是对着
我训斥道:「这种事情做多了也伤身,今天就纵容你一次,以后三天只能有一次,
知道了吗。」

  说着母亲又掐了我一下,心想哪个正常母子间会做这种事情,要是让人知道,
她以后都没脸见人。

  我笑着连连称是,母亲都已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我又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现在母亲说什么我都会顺着她的心意,哪怕就是让我喝她的尿都行,不过或许那
不是惩罚,更像是奖励或者恩赐。

  我觉得下次有机会的话可以和母亲提一下这件事情,不过今天肯定不是合适
的时候与机会。

  哪怕已经刚刚释放过一次精液,我的肉棒还是丝毫没有软下来的架势,毕竟
正值十八岁,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我听说一个男人,在不吃任何滋补食材或者药材,一天最多可以射精三次,
这与人体每天摄入的一种叫做锌的特殊微量元素有关。

  我趴在母亲身上,母亲双腿交叉把双脚放在我右侧肩膀上,已经有我以前看
黄色视频里做爱性交,男人扛起女人腿肏穴那味了,不过我肏的不是蜜穴罢了。

  但是通过这种姿态,我的肉棒穿过双腿缝隙形成的假穴,还是能抵达母亲双
腿之间真正蜜穴的,每顶上撞击一次,母亲表示也会有爽快感。

  母亲今晚甚至彻底放开了,又把睡裤脱了,如果不是担心没有内裤,我可能
就直接插入蜜穴了,可能她连内裤都会脱掉。

  就这样我用母亲双腿缝隙形成的假穴进行着素肏着,母亲也被顶的娇声连连,
我的肉棒每次撞击到她的蜜穴,都会抵在蜜穴上面感受着其中的嫩肉收缩,仿佛
在呼唤着我的撞击与插入。

  由于终究是假穴素肏,可能是刺激感不够的缘故,又或者是刚才我已经在母
亲的帮助下撸出来过一次,这这次素肏性爱持续了十多分钟之久。

  我下身越来越热,动作也不由得加快,母亲也被顶的来了感觉,哪怕从始至
终没有被真正插入,但是看着儿子在自己身上素肏时不断耸动着身体,以及下身
被撞击传来的阵阵快感。

  最终我与母亲,也是随着我最后一次剧烈的撞击,甚至内裤的单薄布料都被
撞入母亲蜜穴少许范围,我的肉棒就这样顶在母亲的内裤上发射,母亲体内也是
猛然喷射出一道激昂的液体。

  我们母子俩就这样双双达到高潮,互相拥抱着,关系经过这一晚得到了无比
巨大的拉近。

  射完之后母亲才连忙把我推开,把自己都已经抵入蜜穴里部分的内裤拉出来,
看着上面的白浞精液问道:「这样不会怀孕吧?」

  我拿手机查了查,把搜索结果放到母亲面前道:「网上查过了,没插入就不
会。」

  母亲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今天与我做的事情,还是气的拍打我好几下,
我知道母亲今天付出有多大,也是再次把她搂入怀里深情吻着。

  母亲担心我还想要再来,连忙把我推开,去浴室清洗顺便洗手洗脸和换内裤
了,我身上倒是干干净净没什么要清洗的,就是这床单是没法睡了。

  没看出来母亲居然还是个多出水的体质,前几次就感觉她高潮喷射出来的淫
液数量不少,这次滴落在床单上才有直观的感受,小半条床单都被母亲高潮喷射
的淫水打湿。

  我连忙去找了条备用床单,顺便把之前那条扔到洗衣机里,母亲看到我换下
来的床单上面一片打湿过的痕迹,也是想到自己刚才高潮时体内溅射出来的水,
不由得又红了脸。

  母亲洗漱回来时,我已经早早把换过的被窝暖好,在被窝里伸手撑起被子招
手让她赶紧进来。

  母亲顿时俏脸一红,不情不愿的钻进被窝,可能是担心我还有什么歪心思想
法,伸出娇嫩手指在我胸膛上抵着道:

  「今天只准两次,不准再胡思乱想。」

  「妈,刚才你舒服吗?」

  慕雨兰本来看到儿子乖乖听话不再乱动歪心思,还对自己深情告白挺欣慰,
结果就听到儿子问出让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入其中的话。

  她在与儿子第一次臀部按摩导致高潮时,早就猜到会有这样一天,这种轻佻
的话语明显不是儿子会对母亲说的。

  显然随着与儿子关系的密切,她也在逐渐失去身为母亲的威严,慕雨兰本来
想发怒,揪着儿子的耳朵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长幼尊卑。

  但是心里又觉得刚才与儿子做那种事情,虽然没有真正插入,却又真的挺舒
服的,身子顿时一阵发软。

  想要教训儿子的手也没了力气,到嘴边想要训斥的话又吞了回去,也没有回
答,就这样在儿子怀抱里柔情妩媚的看着他。

  我看到母亲没有训斥我,以及她这幅小女人的姿态,心中也是窃喜,母亲虽
然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是这样的神情无疑本身就是一种回答。

  「以后儿子永远让你这么舒服好不好。」我又问道,搂着母亲,畅想着未来。

  慕雨兰听到儿子的情话,虽然早在之前儿子与自己坦白时就已经清楚他的心
意,但哪个女人又会不喜欢听心爱的人说柔情的话呢。

  「那你以后要永远对我好。」母亲回答了我,她的食指在我胸膛画着圈,让
我感觉心底都是酥酥痒痒的。

  「恩,我答应你,永远都对你好,慕雨兰你就是我的全部。」我也对母亲许
诺着誓言,结果母亲撇撇嘴,一副不信的模样。

  母亲对我问道:「你确定会永远对我好?」我抓着她的玉手,温柔的揉捏着,
反问道:「你难道还不相信儿子我吗?」

  母亲突然反手抓住我的命根,用力的捏住对我说道:「那你以后不准再强迫
我,不然我就掐断你这根坏东西,听到没有。」

  被母亲这样袭击,我倒是不担心肉棒的安全,反而肉棒又硬了起来,我连忙
道:「不会的,儿子以后绝对不会再强迫你。」

  等母亲松手以后,我又感觉到一阵失落,对母亲道:「好不容易软了下来,
你又把它搞硬,妈你说现在怎么办。」

  慕雨兰好似没有听到儿子的话一般,埋头在儿子胸膛装睡。

  见到母亲不搭理我,我只好像是第一次与母亲一起睡觉一般,把肉棒抵在母
亲双腿之间,隔着内裤顶着蜜穴,以此缓解下身的难受。

  慕雨兰感受着双腿之间,蜜穴外那根灼热的东西,又想起刚才给儿子撸管、
素肏的一幕,也回想起高潮时的爽快感。

  心中暗自想道:「儿子没插进来的时候都这么舒服,那他要是插进来的话会
是什么感受。」

  我看着母亲的蜜穴,粉嫩嫩的,在几抹细密的阴毛遮掩下朦胧诱人,我忍不
住有些口干舌燥,想起今天将母亲内裤连带着蜜穴吞入口中的一幕。

  可惜母亲也就是让我看看,我敢动手或者动嘴的话,她是要与我翻脸的。

  回到房间换好床单,等着母亲回来睡觉,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母亲洗漱回
来见状没有搭理我的意思,估计她刚才在浴室给我看蜜穴的时候就想到过会发生
这个。

  我也没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母亲今晚甚至肯为我口交,还有什么值得不满
的,将母亲搂到怀里,肉棒抵着她的蜜穴准备睡觉。

  结果发现母亲似乎没穿内裤,穿着内裤和没穿内裤的蜜穴触感我肯定是能分
辨出来的,我诧异的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母亲确实是没有穿内裤。

  「妈?」我不明白母亲的意思,难道是暗指我可以插入,不过看母亲的意思
不像是,她身体绷紧,同样也很紧张。

  我大概懂了母亲的想法,可能就是单纯想着不穿内裤陪我睡觉,但是没有想
着要与我做其他的事情。

  我也就只能压下心底那些悸动的想法,但还是将肉棒抵在蜜穴上,未曾插入,
就是在蜜穴上磨蹭。

  结果母亲下面又湿了,越摩擦越湿润,母亲受不了,一把握住我的肉棒道:
「别动,再动掐你。」

  我不敢再动,母亲也没有放手,也没有将我的肉棒拿开,就这样抵着她的蜜
穴,像是就准备这样睡觉一般。

  我却有些睡不着,这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我腰身猛然一挺,在母亲
蜜穴湿润的情况下,直接就能插到最深处。

  不过我最终还是放弃这样的想法,要是真的这样做了,母亲估计又要和我闹
别扭。

  好不容易才把母亲哄好,母亲又做出这么多让步,我不想为了一时之快再次
失去母亲的信任。

  只是心底终究还是心痒难耐的,很晚才睡着。

  慕雨兰看到儿子睡着,耳边传来节奏稳定的呼吸之后,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她今天到底是多大的胆子,居然想着不穿内裤来睡觉。

  要知道这些天儿子每天晚上都和她睡在一起,每天晚上哪怕什么也不做,肉
棒也是抵着她的蜜穴,还一个劲的往里面顶,如果不是隔着内裤,早就插入进去。

  今天她居然不穿内裤,而且儿子第一时间还没发现,如果当时儿子直接把肉
棒猛然往蜜穴里面顶的话,估计是可以直接插入进去的。

  慕雨兰不知道怎么的,明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也没有提醒儿子,反而
心里在想:「不小心插入的话,拔出来就是了,反正只要没有一直抽插就不是做
爱。」

  同时想到儿子那根粗壮硕长的肉棒,也是在想:「也不知道儿子那根坏东西
插到里面,会是什么感觉。」

  慕雨兰是学医的,对于相关资料都很清楚,像是女性一般阴道有7- 12厘
米长,平均10厘米左右,男性下体也类似。

  儿子的14厘米明显是天赋出众,插入阴道以后甚至可以直达子宫的那种。

  至于做爱时间之类的资料,一般一次也是在10- 20分钟,一天1- 3次,
男女都是这个次数,超过这个时间甚至会让女性感觉不适,她与儿子未曾真正做
爱过。

  倒是无法知道儿子持久方面的相关数据,不过单纯从撸管、口交、素肏这些
方面看来还不错。

  想到这里慕雨兰又是脸色羞红,她又不会和儿子做爱,关心这些事情干什么。

  一夜过去,我醒来的时候,母亲还在睡觉,她的睡颜也是无比美丽的,我曾
用童话里的睡美人来描述她,

  姣好的面容、白嫩的皮肤、细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舒展的柳眉、樱桃般
的小嘴、迷人的酒窝,母亲身上每一处都是那么完美,我看着她,一时痴了。

  情不自禁的,我吻上了母亲的嘴唇,没有伸舌头去打扰母亲的睡眠,就舔舐、
吸吮着她的上下两瓣嘴唇,母亲也在我的打扰下,睫毛颤动,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母亲看着我,两人大眼对小眼,然后一口咬住我的嘴唇,我疼的想
叫出来,母亲却不松口,我只能发出呜呜的求饶声,母亲这才放过我 .

  「又趁着我睡着胡来。」母亲娇嗔的说道,对我打扰她睡觉很不满,我怀疑
她是在借机抒发起床气,但又没有证据。

  「妈,亲一下而已,不是胡来。」我狡辩道,以我如今和母亲的关系,亲一
下确实也不能比称为胡来。

  看看母亲这时候,一个晚上都用手握着我的肉棒,她下身蜜穴更是裸露,我
也没有对她有过什么过分的非分之想。

  母亲却不依不饶道:「反正就是不行,你今天敢趁着我睡觉亲我,明天是不
是就要把你那坏东西插到我下面来。」

  对于母亲这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推理,虽然很有道理,但我一向是不服气
的,我说道:「妈,你怎么又这样看待我,我不是那样的人。」

  母亲问道:「真的不会,真的不想?」我刚想坚承认,就看到淫艳的一幕,
母亲居然把双腿分开,裸露的蜜穴又一次在我面前展露无疑。

  母亲为了让我看的更清楚,甚至去按住那些竖起的阴毛,还用手扒开自己的
阴唇,只为让我看到那最是粉嫩的蜜穴,上面甚至还有着晶莹的液体。

  「咕嘟。」我咽着口水,这样淫艳的场面我不是没有见过,上次母亲和我闹
别扭时,也曾脱光把蜜穴抵在我脸上。

  但是那次和这次的情况明显是不一样的,那次母亲是相当生气,失去理智这
才给我看下体蜜穴,今天母亲虽然也有生气,但明显还保留着理智。

  不过我最终还是坚定的说道:「真的不想。」母亲哦了一声,把美腿合拢,
蜜穴也被遮掩起来,她起身穿着衣服说道:「不想就算了。」

  我看着她面红心跳的出门,怎么感觉母亲像是真的想要激将我把肉棒插入蜜
穴似的,心底隐隐有些后悔,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答应下来。

  母亲今天早上明显是刚起床昏了头才对我说出那些话和做出那样的动作,但
她那时候也是有着理智的。

  我刚才如果直接插进去,哪怕母亲后悔,也不会特别生气,毕竟是她在自己
理智的情况下允许的。

  我连忙追上去缠着母亲道:「妈,我想,我刚才说错了,我真的想,你让我
插一下,就一下。」

  结果可想而知的,母亲直接把我的手甩开了,对着我说道:「现在晚了,刚
才谁说不想的,自己选的不能反悔。」

  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什么叫做追悔莫及。

  直到吃早饭、出门的时候,我也还在想着这件事情,不过母亲明显不给我任
何反悔的机会,一直都是在说不可能。

  我也不敢在她拒绝的情况下强行插入什么的,那就是两回事了,估计母亲是
会直接和我翻脸断绝关系的,只能叹息一声出了门。

  慕雨兰在儿子出门以后心里也是砰砰直跳,没曾想到自己早上居然那么大胆,
这又与昨晚她故意不穿内裤还没提醒儿子是一样的。

  如果儿子真的胆大妄为或者机缘巧合,就能直接插入她的蜜穴,同时她也不
会与儿子翻脸,可以说成是误会或者自身准许,保留着一定的情面与颜面。

  可惜的是,两次都没有实现,慕雨兰想到这里又是俏脸一红,自己到底在可
惜什么东西,难道还真的要让儿子插入蜜穴吗,那可是乱伦啊。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6 12:04

Powered by Discuz!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mimi - Archiver - WAP